1923

Get thee away

狗牌和我



cp:USUK

作者:菲霏(翡斐)

这只是他们不平凡的生活中平凡的一段时光。



——————————————————————————



  一个年轻人站在后院,门里走廊上柔和昏黄的柔光蔓延到他的后背上,黑色的镜框和刺玫果们,被泼上了橙色的色调。远处树的摇摆快速的蔓延开来,风吹气了年轻人的额发,丝丝凉意迅速缠绕在他身边,他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马克杯。



  他抬头,天上的繁星像布匹一样。闪烁的星星像火种一样点亮了他蓝色的眼睛,点缀上点点星光。



  一个穿着长衫的年轻人靠在木门上。



  蓝色眼睛的年轻人似有所感转身,耸了耸肩,向着有温暖灯光和对方的地方走去,身后黑色的影子与撒在地面上的光边界分明。而那些光又与刺玫果,星星,天空相互交融。



  美/国把门关上,隔绝了两个空间。



  他走进了客厅。英/国正在拿着个平板,耳朵里插着蓝牙耳机坐在沙发上。美/国拿起放在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抓着自己的电脑恶意的摔进了沙发。英/国四肢都被弹起,手上的平板差点飞出。他看着平板,同时狠狠踹了美/国几脚,虽然没有穿着鞋子,但是常年踢球人的那一脚力气可不是纸老虎。




  为了防止事件进一步恶化,我们伟大的琼斯先生决定不计较这件事。



  虽然熬夜并不会引发国家猝死,但是身体上的抗议却是真实存在的。



  喝了美/国递给自己的一小杯烧酒的英/国,除了有些诧异,想一醉方休的欲望也逐渐盘旋升起。



  发现自己的烧酒被藏起来的英/国只能愤愤不平,冷脸进了卧室。



  洋洋得意的美/国跟在后面火上浇油的说“顺带一提你的地下室放酒的小隔间的锁被我换了。”



  “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现在居然还精通了换锁”英/国拿了睡衣往浴室里走“想必贵国一定会把它用在正道上。”



  “当然。”美/国笑嘻嘻的回答,然后转身去了属于他的客房。



  异床异梦。



  至于为什么他们不在一个房间,虽然国家几乎没有信仰者,但是信徒庞大的数量,确实会给国/家带来些无伤大雅的固执。



  比如被英/国戏称童贞男孩的美/国。



  任性的小伙子在自己国内过完生日,就直接带着恋人飞往伦敦,先斩后奏还美名其曰照顾病人。



  已经不是时时吐血的英/国也懒得点破他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想暗地里想推波助澜下英/国民众的下马威。



  现在是早间新闻的时间,他在美/国的佘毒下也慢慢放弃掉在早上看报纸的习惯,他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美/国小伙子晃晃悠悠的从楼上下来,隔着沙发借着身高的优势,把自己乱糟糟,毛茸茸的脑袋埋进了英/国的锁骨上窝。



  美/国用手臂虚抱着英/国,腿也是弯着,像是无脊椎一样依靠着沙发,英/国揉了揉美/国的乱发,轻轻拍了拍拥着自己的手臂,美/国深深吸了口气,又抬头摇摇晃晃的上楼洗漱了。



  一如既往一起的吃烤焦的三明治,一杯茶和咖啡,讨论被养胖的独角兽和外星人,提提最近的政事,吐槽国/家领导人,新上映的电影,电视剧,书本和画作。



  美/国拿着笔记本,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拉近了和英/国的距离“嘿,英/国,我们去那什么。。。。。。啊!海德公园怎么样。”



  英/国掰了掰美/国锁着他脖子的手臂“不,你上次干过这件事了。而且最好的旅行地点是家里——”你绝对是去搞事的。



  听这话美/国小伙子不乐意了,立刻放下电脑,整个人都上了沙发,倒在了英/国身上。温热的鼻息扫到了脖颈上,英/国把放在电视的眼神收了回来看着身上这越长越回去的美/国,这种撒娇的语气是他都小时候都有过之而不及的。



  说起来,自从交往开始后受到类似撒娇的行为,比这个家伙小时候还要多啊。没有了眼镜阻隔的蓝眼睛把英/国从神游中拉回来,当然还有他的重量。



  一片蓝色中他看到了自己,英/国的睫毛上下扇动了几下,把掉落在肩膀边的眼镜给对方戴上。



  “可以,但是要在我在看世界杯之后。而且把我的烧酒还给我。”



  “晚上还给你。”



  “成交。”



  趁着美/国和他们政府官员的视频通话,英/国出门去拿上次在摩根女士那定的人鱼鳞片,特殊酸枝木的树瘤和一个小盒子。在车站附近买了燕麦酥(flag Jack)和热腾腾的苹果汁。



  英/国坐在公交车上,抱着装满东西的纸袋子,看着美/国发来催促回去的短信,睫毛颤了颤,抬头看向了街旁的树和各色的建筑,玻璃上反射出了星星点点的浅绿色眼瞳。



  虽然对足球没什么兴趣,但是美/国会陪着英/国去看比赛,顺便拉住这个足球流/氓不/羁的行为。正如英/国会顶着大太阳陪美/国去看橄榄球赛,防止他的怪力吓到他人。



  不得不说,其实美/国挺享受英/国看球赛时的反应,看起来有活力充沛并且出口成脏,像时常会在广场看见的滑板青年一样,十分的耀眼。



  像是一份独属于阿尔弗雷德的宝藏。



  美/国凝视着英/国激动的踩在茶几上的背影,欢呼的说“马奎尔!干的漂亮小伙子!”,露出了不同与平时安静的微笑,如果英国回头会发现这个笑容似曾相识。



  球赛实在对美/国没什么吸引力,不一会儿他就开始刷手机,顺便打开英/国刚刚丢给他的纸袋。他一边叼着燕麦酥,一边开始下注。鉴于刚刚的开门红和他与英/国的特殊关系,他决定——两个都买。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他只是个商人而已。



TBC

评论
热度 ( 28 )

© 19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