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3

Get thee away

我想成为云,成为海,成为树,成为所有一切我热爱的,成为你!

那么你什么时候想成为你呢?

2018-09-16

记下美英的不同

几天前讲怎么重读
然后Gary蜜汁讲到mom说这个是美国人的叫法
英国人一般讲mum mam mami(好像因为方位不同有细微差别)
然后教小孩子说话第一个叫dada mumu(还是mama来着)

2018-08-17

我是不是该建个小号

不是更新(怎么可能更新呢)
记下自己的想法
我一朋友昨天问我你如果失去五感,你最不想失去五感哪个,然后我当时毫不犹豫的选了视觉,现在想想这个选择未免过于轻浮。如果失去听觉,那我是否可以说话也是个未知数那我也可能不会喜欢上琵琶,如果失去触觉,那我怎么做精细的东西比如刺绣,比如画画(虽然失去痛觉好像挺好的),乍一看似乎嗅觉和味觉成了损失最少的选择,但是它们两个相辅相成,失去一个另一个功能也要打差。而我最开始的选择是因为我喜欢画画,它带给我乐趣。而无论选择任何一个都会失去乐趣,而且如果一开始就失去还好,由奢入俭着实为难我。果然一个都不想失去,无论任何哪一个都是带给我极大乐趣的感官。
似乎渐渐发现了学习的乐...

2018-08-15

就记下脑洞

就突然想写男频小说
一心问道
男主是穿越的,原世界里是个刚刚成为社畜的大学毕业生,有个双胞胎姐姐,父母健在(没想到吧),然后到了个架空世界。然后在原世界加班坐电梯的时候,突然停电,然后就到异世界了。而且还以成年人的心态和婴儿的形态感受了一遍出生(因为这个原因和原世界的人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和教课(学不好要打手心,体罚,夫子超严厉)父母是滁州(一共24州)最大的灵药供应商,有个哥哥,有个妹妹,让男主感觉到了一点自在(毕竟还记得原来世界,但是有的关爱还是有的)在夫子的折磨下熬到12岁,然后测出有灵根木土双灵根(自己还吐槽这两个不是相克吗)。顺便一说在前往一道派的时候就已经遇到了女主(女主是那种王道剧情的...

2018-08-13

狗牌和我

cp:USUK


推荐BGM:The Moss(歌手是个伦敦小哥)


————————————————————————————



  商人又何必和钱过不去呢。

在英/国心情极好的情况下(感谢英/格/兰比瑞/士2-0),英/国主动提出“陪你这个死小鬼去海德公园,也不是不可以。”这类的话语。

当然因为球赛的时间,当他们到达海德公园的时候,在演讲者之角的丹尼尔.琼斯(特朗普娃娃气球的发起人之一)的演讲早已经告一段落。为了加入还呆在演讲角旁边青色圆锥形屋顶下的小团体“志同道合”的讨论,美/国还特意模仿了自己身...

2018-08-06

是个人介绍

不用叫我太太或者大佬(更不要用您),我只是个(气人)不定时更新的小透明。
叫我菲霏或者翡斐都可以。
只要不拆味音痴和轟出轟,就永远不会踩雷(个人不是太在意攻受,因为思想偏罗曼蒂克)
其余博爱,什么都吃的下去(只要好吃!)
并不介意和对家的小伙伴一起讨论角色(很多朋友都是对家呢_(:з」∠)_)
对一切东西持开放性态度,对死亡有偏执。
有很强的恶趣味
点图可以说是负债累累
是个愤青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聊两句嘛?
对了,我长期约稿√

2018-08-05

爱啊爱

爱像是一个永恒的命题。它让人疯狂,或者变的更好。但是毫无疑问它的多样性让人心惊。爱并不意味着绝对的喜爱,或者绝对的讨厌,所有一丝一丝的怨恨,喜爱,熟悉,陌生,苦恼,爱恋交织成一个名为爱的布匹。我们又好像是被缠在网上的昆虫,逃不开,走不掉。或许我们会把别人也带上这个网,或许我们会用网渐渐把自己扭曲,但,我是说也许,我们终会变成疯狂的怪物。因为感情而无法理性,因为理智而无法感性,究竟那个对人的摧残更大呢?让人期待。或许爱也只是我们在找一个可以一直陪伴的东西,就如同画画对我来说究竟是熟悉了还是喜爱,已经完全分不清了。
虽然也遇到过看到一个人,自己像是瞬间烧着了一样,但年底久远,我已经记不清了(也许是时...

2018-08-01

狗牌和我



cp:USUK

作者:菲霏(翡斐)

这只是他们不平凡的生活中平凡的一段时光。


——————————————————————————


  一个年轻人站在后院,门里走廊上柔和昏黄的柔光蔓延到他的后背上,黑色的镜框和刺玫果们,被泼上了橙色的色调。远处树的摇摆快速的蔓延开来,风吹气了年轻人的额发,丝丝凉意迅速缠绕在他身边,他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马克杯。

他抬头,天上的繁星像布匹一样。闪烁的星星像火种一样点亮了他蓝色的眼睛,点缀上点点星光。

一个穿着长衫的年轻人靠在木门上。

蓝色眼睛的年轻...

2018-08-01
1 / 7

© 19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