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3

Get thee away

胜利

是一百的点文 @H★ERO ,虽然是米英文,但是太久没写了(土下座),而且因为我的悲剧(gopi)设定,感情戏的正面描写在最后,主线和副线看起来都傻傻分不清楚。顺带一提因为写作想要突出的感情,全文没有用过名(但是有姓和职位)另外也有自己原创的人(但是存在感应该不大)


但还是希望看的愉快(顺带一提50f的点图还在画,但是因为我智障一样的脑子,至今没把老米的动作圆回来)




感谢每一个看文的人



  外面炎阳高照,天空中飘着棉花糖样的云。礼堂的钟声响起来了,惊起了无数广场中的白鸽还有站在树梢的麻雀与为人歌唱的知更鸟,这不含有任何魔力的钟声只能勉强响彻整个首都,并用它清丽醇厚的声音来告诉他人新人的甜蜜。



  若是,是那口城堡中古老的大钟响起,即使是最边缘的丘陵里的守林人也可清晰的听到它的响起。




  柯克兰看着飞走的知更鸟,委婉的回绝了女仆长劝他休息的好心建议,回到书桌前继续处理事物。自从柯克兰和琼斯从老一辈的国王和皇后接手这份职位已经有十余年了,即使是现在他仍旧记得拖着长袍,上任皇后将皇冠放在他头上的重量,和对钟贯彻诺言的决心。




  柯克兰动了动酸痛的肩和脖子,说实话那个皇冠真的是太重了,他深深庆幸,幸好他只要带几个小时,否则他怀疑他会交代在皇冠上。时间的嘀嗒声打破了他的胡思乱想。




  他看了看时间估计去参加他妹妹婚礼的王,去凑热闹的琼斯与黑桃1,2,6,9,10差不多应该都回来了。



  当然除了王是情有可原的推掉的今天的政事,而那些未曾上报就翘掉所有公事的人们是逃不了柯克兰的秋后算账。



  柯克兰吩咐好黑桃5去好好敲打下北边的戴利,福特与西边的威尔斯家族,就心情颇好的去告知那些已经有些微醺的人们他们的悲惨未来的一周。



  甩下了背后那些悦耳的哀嚎,他脚步轻快的穿过长廊,他的视线划过墙上的画,历届的国王,王后和骑士有些在小声讨论夜晚的聚会,有些在闭目养神呼呼大睡。他们年轻的容颜时常模糊着人们对他们的年龄认知。



  这是去往王后寝室的必经之路,虽然柯克兰尽量的放清了脚步,也不曾点灯。“嘿,小兔子。告诉奥利那个好姑娘今天是不是很漂亮。我想--奥利需要给她个小祝福--”



  柯克兰打了个响指,指尖冒出了丝丝缕缕的火焰,不大但是照亮手套上黑桃印记和画上柯克兰粉色的头发与兴奋的脸庞。



  “不,我觉得骑士会生气的。”柯克兰冷静的望着墙壁。



  画中人用手绕了绕粉色的头发嘟囔了一句“啊,无趣,祝你有个好梦。”便跑到另一个画框里了。

 

  拖了奥利弗的好言,柯克兰难得的失眠了。



  夜色被厚重的窗帘遮挡,室内一片漆黑。指尖晃晃悠悠的飘出些莹白色星星点点,点亮了柯克兰右旁的小灯,他拿起的放在床头柜上的裁纸刀,把玩了起来。



  为了防止对国家不必要的危害,禁止结婚和爱恋是所有国家的kqj都心照不宣。但是这并不是没有特例,比如那个疯子王后和他的暴力狂国王,但是这样的大胆者实践了之后基本上过不了几年就会以各种奇怪的死法,逝去(顺带一提奥利弗和艾伦是死法的最奇葩的那对)。纵使他们做了各种尝试,有多大贡献,但也逃脱不了这个命运。(比如奥利弗和艾伦力排众议建立了议会制)





  在大钟的法则面前,任何的魔法和抵抗似乎都如同蜉蝣一般。



  王后灰绿色的眼瞳,望向了透过窗帘任然顽强从细缝中贯彻进,如积水的月色。



  他扶上了被捂暖的项链,上面的金属圈刻有他的姓名。



  国王的抽屉底下放着,带屏蔽魔法的看似鬼画糊的,却满是文字的手写稿。



  平和的时光像是攥紧在手中的沙。



  公历1300年,在和皇家院的人讨论如何使用魔力让马车转动的琼斯被自己同样拥有怪力的表兄弟黑桃3拉倒了会议室,那里站着早就在那等候的皇后和骑士,以及霍华德骑士。



  一年后,梅花国和方片国开战是谁也未想到的。虽然近些年不少各国间小打小闹从不间断,但这无伤大雅。且不说方片三个领导人都主和,而前段时间两国还友好往来,贸易往来也更亲密。



  民间推测不过5年这场战役就会停止。



  最后这场历经15年战役还拉进了另外的两个国家和远方的小国。



  至于这场在外人和后人看了莫名其妙的战役又有谁知道那些早被销毁,曾被放置四国各自会议室桌上带着皇室徽章的信件。



  但战争的原因早就无关紧要,他们已经和平太久了。



  胜利国家的百姓在欢声笑语度过偷来的十一年的光阴。公历1327年,自此旷世持久的四国拉锯战开始。



  这损失惨重的一战,让四国都损失惨重,轻则陨落无数青年才俊,连被大钟保佑的kqj都没有逃过,重则连国家也被踏平,出现了童子兵的荒唐事迹。这敲响这后世的警钟,尽间接带来了几百余年表面上和平。



公历1352年



  “国王不要跟我说你要出征的傻话,你即使有一身怪力又如何,梅花国魔法造诣极高。”皇后坐在沙发上,眼瞳不带任何情绪和平静语气陈述。



  “所以你要跑去送死?”国王咄咄逼人的看着面前大病初愈的人。



  “我是最好的人选,现在能对上梅花国皇后或者国王的魔法的只有我。”皇后看向桌子上巨大的地图,在国家的北边雷切尔山脉王耀和黑桃3,5正在援助已被吞噬大半国土的方片国和红心国对抗。



  黑桃1,10已经陨落,剩下的大半人也不是在奔赴战场就是在疏散民众和平复内乱。



  柯克兰起身离开会议室让门外担忧的伯恩-琼斯侯爵,史密斯骑士,布兰克伯爵和骑士的弟弟黑桃4,6进去。



  自己则和富商主席肯特,柯克兰公爵,黑桃7以及其他大臣继续战事和物资的会议。



   最后敲定皇后,史密斯骑士,黑桃6,7和在治疗魔法上造诣极高的布兰克伯爵去支援陷入苦战的芬格平原。




   当他们到达平原的时候,天上飘下反季节的雪花,雪落在翠色的平原上,可以说是煞是美丽。王后骑着独角兽,甩下后面一众骑着马的士兵,只有抿着唇,眉骨上带着伤口的黑桃7跟上了。




  接下去画面几乎让黑桃7失去理智,冲进混战的士兵中。服饰上带着梅花国特点的女子正拿着把重剑虎虎生风和自己妹妹布鲁塞尔公爵对抗,而布鲁塞尔公爵明显落了下风,肩上和腹部都有着流血的口子。



  王后打了个响指。火光呼啸这冲了过去,高温甚至逼退了已经杀红了眼的士兵们,直达梅花国王后的门面。火光使她棕色的眼瞳熠熠生辉,额前的发丝被吹了起来,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不过一瞬,她借助着身体的柔软的优势,迅速下腰,带着重剑,利落的几个后翻,拉开了距离。



  她一边嘴中念念有词,脚腕的部分出现圆形的魔法阵,一边用表面带了冰的剑劈开了火焰。不过为时已晚,布鲁塞尔公爵被在一旁的塞尔骑士快速拦腰带去了黑桃7的身边。



  柯克兰让黑桃7带着他妹妹到驻扎地里的布兰克伯爵那,自己抽出佩剑,骑着独角兽,迎上了那位王后。柯克兰身后的史密斯骑士挥舞着旗帜带着援军冲进战场。




  黑桃7带着他妹妹回到营地时,布鲁塞尔公爵流出的血已经全部变成了黑色,这让布兰克伯爵迷惑不解,这分明是诅咒才会有这种效果,但据她所知梅花国王后擅长自然元素(特别是雪)。她迅速给布鲁塞尔公爵包扎止血,然后嘱托好侍女起身走向黑桃7。




  黑桃7看她从屋子里出来,他立刻上前神情激动,似乎想要拉起她的领子,嘴唇都在颤动。布兰克伯爵向他微微躬身,轻声说了句“冒犯了。”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打了一巴掌,黑桃7的脸庞迅速有了红印“您现在清醒了吧!快回去帮助皇后。我相信您知道为什么!”弱小的女性身躯里似乎迸发出庞大的气势。



  对啊,黑色血迹,但他当时在剑上并没有看出任何问题。他皱起了眉,“待会回来,我希望可以拿到我当沙包的费用。”阳光下那个冷静又唯利是图的黑桃7又回来了,两个人都转身奔赴各种的战场。




  几天之后柯克兰被迅速带回城堡,这场战争被后世描述成黑桃国惨胜。但琼斯,柯克兰,王和那些知道秘密的人知道他们输了,输给了梅花国,输给了规则,输给了命运。




  几个月之后四国终于局势大定,各国都签下了和平协议。




  布兰克伯爵握着柯克兰的手想把治愈的魔法传输到他身上,但是没有得到一丝反响,一丝好转。她看着她的病人消瘦被诅咒腐蚀的样子只能喃喃念叨“对不起,对不起。”苍白无力的话语带着哭腔。



  “没关系,好女孩。你尽力了。”柯克兰温和的说,拿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布兰克伯爵走了之后,琼斯进来了。他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我们输了。”,他的神色隐藏在眼镜下面。



  “是啊,我们输了。”柯克兰躺在柔软的枕头上。

  琼斯双手相握的手指动了几下。

  良久的沉默后,他偏头看向琼斯露出了个平和的笑容“去找奥利弗吧,他那有我给下任的王后的东西。”



  “我可以抱抱你吗。”琼斯俯身抱住了“哈,你给了我选择吗,大男孩。”柯克兰回抱了琼斯,轻轻拍了几下背。



  琼斯离开了柯克兰的卧室,大钟响起了,这是悲鸣。走廊里叽叽喳喳的画像安静了下来,他的手抚上了心口,衣服和皮肤中间是一个被项链串起了项链,十分的简朴,简朴到上面只有他名字的缩写。



  他听着钟声的声音回味他们刚刚的暗号。

我爱你。

我也是。


  虽然大钟只是猜测,但是它依旧不竭余力的把柯克兰推向了死亡。纵使梅花国王后的剑上有着梅花国国王的诅咒,但并不致死,只是表面死的理所应当。琼斯知道大钟是在警告他,他在钟声中沉默的拿走放在画像后的东西。




  但是啊,不止是他,那些从前胆大妄为的尝试者,包括他,以及那些帮助他们这些无药可救的人都努力的在找方法打破规则,打败被判了死刑的命运。



  他们只是这当中的失败案例。



  琼斯把放在自己柜子里东西放到画像后面,那上面的字虽然对大多数黑桃国人都是鬼画符,但这些都是他们这群可怜人的火种。



  总有一天他们会踩着曾经的尸骨打败命运,超越命运。



  而他们会在这等待。



  在墙上等待。



  哪怕这些画像只拥有他们的记忆。











  这天起了大风,风中都是白色的花瓣。



  王耀跟在琼斯的后面,两人的后面是还幸存的黑桃2,以及其他人,这是王后和其他在战争中遇难人的葬礼和加冕。



  国王握紧了手中项链。



  他们一定会胜利,会超越命运。



  像这次的战役一样。

评论 ( 2 )
热度 ( 8 )

© 19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