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3

Get thee away

Violin

这只是他们漫长生命中的一天



cp:USAxUK




-------------------------------------------------------------------



  美/国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等着英/国回来。那个英/国佬说什么不能吃垃圾食品,然后跑出去买菜。




  美/国抱着抱枕,身体陷入柔软的沙发中。把拖鞋踢到地上,直接把脚翘到桌子上。若是被英/国看见了定要被唠叨几句,美/国哼了声,谁管他啊。




  抛下两月未见的恋人,英/国人的不解风情也要有个限度啊。




  美/国拿着手机翻着新闻,准备坐起拿有些凉了的咖啡时,发现了放在旁边的手机。




  貌似不是自己的,但是好奇心就像英雄一样,打败了一切。

  


  我可是英雄啊!




  美/国毫不犹豫的打开手机,屏保是上次在游乐园的照片。是英/国的私人手机,丢三落四的毛病还是没改啊,不过终于他愿意听从我的意见把那个老爷机换了吗?真是稀奇。美/国用食指压着手机的一角,中指拨动手机,立刻只能看到手机的残影了。




  没有密码,里面除了一些社交软件(Twitter,Facebook),娱乐软件(YouTube,Google,Spotify),保存的图片也大多数是风景和他们两个的照片就什么都没有了,干净到让人失去兴趣。




  美/国把手机一转扔到了沙发的一侧里。落下的瞬间手机里发出了断断续续的钢琴声,紧接而来的是小提琴的演奏。




  美/国思考大概是他刚刚按到了什么,他抛开抱枕,想去关掉音乐。但是手上的瘙痒,脑内的欢/愉和悸/动提醒着他,他已经太久没有拉过小提琴了。




  终于,他向自己的欲/望妥协了,啧了一声,穿着袜子奔向书房,发疯似的推开了在角落里积灰的一个个箱子。



  咳,咳。美/国用手在面前扇了两下,暴力的撕开了一个长条型盒子的封带。他像是在轻抚英/国的脸颊般拿起了琴盒。





  脚步轻快的美/国回到了客厅,按照记忆里英/国教过的那样小心的检查,调整琴弦,把琴轻柔的架到肩上。





当然,你不能希望一个好久没有练习过的人拉出一首美妙的乐曲。断开的音符,糟糕的曲调激发了美/国人不服输的本性和无论何时都要争第一的执念。




  美/国激动的拉着小提琴,手指颤抖。他忘记了时间,陷入了歌曲和过往。那些曾被灰尘埋没却未曾消失的过去。






  英/国在很多方面都很宽容美/洲,比如美/洲做实验,把房间烧掉大半,顽皮的捉弄侍者,带来所有美/洲想要的书和美/洲得寸进尺的欺负他哥哥。只要用眼睛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说句我错了。英/国就会像很多恨铁不成钢的父母,无奈的给出没有威慑警告和无条件的宽容。但是教美/洲小提琴确是那极少没得商量的方面之一。

  


  虽然大多数时候因为国家本身的职责,英/国无法手把手教他,却给他寻了个老先生教他。英/国每次回来都要验收教学结果,拿着马术马/鞭,表情严肃的像是在打仗。一开始美/洲还想蒙混过关,但是被鞭子抽过掌心就安分了下来,开始认真的练习。




  记忆随着音符流淌出,但是无法回流,无法停止。那些美好的回忆像片叶子掉入了瀑布蹿急的水流里。





  他闭上了眼睛。





  咔哒——





  他好像听到了门开的声音。





  英/国有些惊讶的看着美/国陶醉在音乐里,他出去买菜花了些时间,谁知道会见鬼的会堵车。他把食材放到冰箱里,回到了客厅。这熟悉的旋律让英/国靠在门框静思了一会。





  他转身去往书房,拿着iPad坐到了沙发上,打开了个模拟钢琴的软件,跟着琴声开始弹和弦。





  美/国的眼睛没有睁开,只是拿着琴弦的手一顿。他开始按照记忆里客厅的样子,靠到了沙发背上。





  钢琴和小提琴的声音缠绕到了一起,中间有钢琴独奏,有两者合奏,有相遇,有离合,有悲伤,有平淡。钢琴总是平淡的几个音符,却总是踩在重要的点上。





  下面最后一遍了,美国这样想着,太久没有练习的手已经开始痉挛。英/国看向了美/国,他听出了古怪。事实上他也快不行了,不过平时的练习终归是让他比美国强点。




  美/国转身朝他眨了眨眼睛,英/国叹了口气,开始弹起了前面不足三节的独奏,小提琴马上被拉响,从一步一步的跟着钢琴的步伐,到了追赶上同一高度,再到步伐变快超越了钢琴。只是钢琴的节奏从未改变。





  到了最后一小节,是钢琴轻巧却带着落寞的结尾。美/国的胸腔里突然涌出了一份冲动,他正在思考这份冲动从何而来,但是手比他的思考要快,毫不犹豫的两个后滑音。





  英/国放下了iPad,美/国坐到了他旁边。






 美/国把小提琴放到琴盒里放好,且后知后觉的感受到手部剧烈的疼痛。




 美/国的脸因为疼痛而变滑稽,英/国叹了口气,把他的手拉了过来,开始把紧在一起的肌肉慢慢揉开。




  “你是笨蛋吧。非要逞能,还乱改乐曲。”英/国低声说到,“但是意外的觉得还行。”




  美/国愣了下,露出了一贯的笑容。




  “好饿啊,我要定外卖。哇,已经7点了。”



  “是啊,过近5个小时了。”英/国在一旁冷冷的开口。




  “所以我要定汉堡和披萨,反对意见一概无效哟。”美/国摇了摇自己手上的订单。




  “随便你。”英/国直接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的在美/国手上掐了一下。





  “嗷!你这是赤裸裸的谋杀!!!”美/国立即跳了起来抢回了自己的手。



  英/国在沙发里找到了自己落下的手机,它早就因为没电而关机了。




  “对了,刚刚那首叫什么?”美/国划着手机对在找充电器的英/国说。




  “叫Fragile。”英/国头也不回的说。




  “不过我现在更想叫它Antifragile。”



  美/国抬头看向英/国的背影。




  We have a fragile grip on reality.




  But......




  打开的手机又放出了Fragile。

评论 ( 7 )
热度 ( 34 )

© 19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