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3

Get thee away

米英小段子

我发现发了第一篇之后就不那么羞耻了,正好又有了脑洞。
我最近没时间画画就写一些小段子好了。

1lexical-gustatory synesthesia(味觉联觉症)
我们热衷于红茶的柯克兰绅士,在他与琼斯先生喜结连理之后,终于在他的恋人的病历卡上知道了他的恋人原来还有一个味觉联觉症,出于对未知的好奇(关心)他决定询问一下他亲爱的味痴恋人。

“哦,亲爱的琼斯先生,你不是味痴吗,为什么还会有味觉联觉症。”亚瑟靠在门框上脸上微带嘲讽的向着在玩游戏的恋人扬了扬手上的病历卡。

“嘿,亲爱的,你这样说就太不近人情了吧。我的味痴是在长时间吃了你的饭之后才得的,也就是说我以前的味觉是完全正常的,而且我能尝到各种味道。”阿尔弗雷德专注着手上的游戏手柄,坐在沙发上。

“哦,那还是真的对不起了。”我们的绅士拿着红茶,司康和甜甜圈坐到了阿尔弗雷德的身边。

“要司康还是甜甜圈?”

“我说要甜甜圈的话你会把电线拔了吗。”

“会。”亚瑟笑容满面的说。

“那我还是要司康吧。”我们的琼斯先生决定屈服于恶势力,为了他马上就要通关的游戏。

终于在亲眼看到恋人把黑漆漆的司康吃了下去之后,而感到心满意足的柯克兰绅士决定认真的探讨一下病症的问题。

“well,就是一种病当你听到某个单词之后就会向对应的尝到某个食物的味道,有好有坏。一般概率得病是十万分之一,不会对生活有太大影响就是了。”琼斯先生边吃着甜甜圈边说着。

“不要边吃边说,那Alice是什么味道?”

“葡萄味的棒棒糖。”

“伦敦?”

“土豆汤。”

“亚瑟.柯克兰?”

“汉堡。”

“我觉得我下次应该直接拔掉电线。”绅士起身决定不再和这个味觉白痴废话,他迟早要因为这个白痴英年早逝。

阿尔弗雷德眼疾手快的拉住亚瑟的手,利用他的怪力喜闻乐见的把亚瑟拉到怀里“nahahaha,当然开玩笑的。有时候真判断不了你是在开玩笑还是天然呆*。”阿尔弗认真的捧起了亚蒂的脸,亚蒂在蓝色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是幸福。”

“幸福怎么可能会有味道啊!你你你你。。。”亚蒂满脸通红的从阿尔弗的怀里起身。

“说真的,你为什么总是执着于司康,说实话你做的甜甜圈一类的甜点比司康好吃多了。”

“闭嘴!”

2大人总是喜欢逗小孩子。
Nichole.Williams(尼克尔.威廉姆斯)在他亲爱的小侄子阿尔弗快一岁的时候,终于愿意从加拿大来到美国来看一看自己的小侄子和许久未见的妹妹。

他们同好友柯克兰一家去外面聚餐,发现柯克兰家的小孩似乎特别喜欢小侄子。回来的时候尼克尔有些微醉,抱着已经睡着的阿尔弗走在前头。

突然,他想了想对柯克兰家叫亚瑟的小孩说“这小孩真可爱我带回加拿大养好不好。”

那个叫亚瑟长的十分精致的小孩认真的回答。“不好。”

他又笑眯眯的说“我带回加拿大养好不好?”

“我带回加拿大养好不好?”

“不好。”

就这样维持了十几遍。

终于那个叫亚瑟的小孩,终于开始回答的时候带着哭腔,还还开始试着从尼克尔手里抢回阿尔弗。大人们嘻嘻哈哈的看着。

“为什么不呢,如果我带回去的话。他以后就不会抢你的糖或者是甜点不好吗。”

“嗯。。。嗯,我不管,反正就是不好!”亚瑟似乎回答不上来而感到有些窘迫。

终于到了尼克尔要回酒店的时候,亚瑟终于抱回了阿尔弗对着尼克尔特别凶(自己认为)的说了一句“别让我再看到你!”

这些都被跟在后面的阿尔弗的妈妈用相机录了下来,她决定等他们大了再给他们看。

————————————
*:这个是本家漫画里阿尔去眉毛家旅游时,对眉毛说的话,emmm,不知道准不准确,如果有人觉得怪怪的,我就删了_(:з」∠)_
后面一个故事其实是我大哥逗小侄子时有的脑洞_(:з」∠)_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1923 | Powered by LOFTER